方小倚

【谭赵】美颜即正义之罗生门(又名总裁夫人御夫术)

我是来还100粉时候小白 @素白染 的点梗的(表脸……

晟煊N大未解之谜top1,竟然压过了“谭大鳄的眉毛”?!!

um……依旧放飞的小甜饼


非必要性前情提要:

美颜即正义之美妆博主的男朋友

美颜即正义之美妆博主如何坑男友

美颜即正义之长痘

美颜即正义之了无痕

美颜即正义之还是领证吧

美颜即正义之我爱的人毁了容

 

52

众所周知,晟煊CEO谭大鳄上周领证了。

组织认证的有夫之夫,盖戳的那种。

千红万艳哭肿眼睛,股民们夜夜笙歌庆祝涨停,只是……其实我们真正关心的是……

赵小妖,你要不出本自传呗?我们凌晨两点去排队。

 

53

可是总裁夫人自从上次双十一疯狂掉粉之后,便心碎告别b站,从此淡出公众视线。

“让你们取关,把你们能的,呜呜呜,你们还我赵小妖!!!”

“你有本事走,你有本事别回来!”

“呜呜呜呜呜,我是真爱粉,我就吓吓我男票,谁知道他扭头就走,再也不回来……”

“黄字的你可要点脸子吧,还你男票……召唤大头鳄!”

“一定是大头鳄要独占我家赵小妖恩宠,嘤嘤嘤,表脸!”

 

54

看来自传是没戏了。

不过说书人也不都说亲见的故事,否则,世间何来的霸王别姬呢?

故事……

永远是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

 

55

安迪の场合

“哈?赵医生跟老谭啊?”晟煊CFO又露出了在樊胜美家拍桌子爆粗口的表情。

“说实在的我不是很懂爱情,但我懂效率,我懂决策,我懂评估”虽然四十块一瓶的水对你们这样的有钱人不算啥,可你也不能说干就干呀……

“老谭认识赵医生之后,他跟我恰好相反了。”

“我怎么会知道为什么?!”安迪恨铁不成钢地翻了个白眼。“我也想知道!我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一家五百强的CFO开会对着一个黑屏的手机傻笑,为什么一家做电器的公司会想收购一个叫做哔哩哔哩的视频网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晟煊规定晚上员工不允许加班,老谭还专门雇了四五个人负责每晚清场,他……”

一瓶四十块的水又没了。

“看在股票的份上……不然我早回美国了。”

“啊?迷魂汤?我知道赵医生在他的专业非常不错,但我不认为有这么一种东西可以控制人的心智,就算有,以我对赵医生的了解,他不会滥用在任何人身上,而且……”

“不管从什么角度看,都是老谭自愿的,赵医生一个眼神,啊,不,一个眼神都不用。”

 

56

李然然の场合

“赵启平啊?呵呵……”

不是,李警花你别关门啊,毕竟是你的竹马竹马。

“我去你小点声!”小李警花眼睛在门缝里忽闪忽闪的,喔,他们警官管这叫“贼眉鼠眼”,呃……不行,太可爱了,不恰当。“老凌上一波飞醋我还没消化呢。”

坦白从宽,所以小李警花无意识地扶了扶腰是没人看到的。

“赵启平怎么降的谭大鳄?这不明显吗?”

小李警花小心翼翼地撕开一包薯片,虔诚地咀嚼了起来。

“你觉得我帅吗?”

小李警官,你们家老凌还在家呢!

“你不觉得我跟赵启平挺像的吗?”

好吧,我承认,虽然属性差异太大有时会忽略长相的相似。

“那不就完了?”

哈?

“我们长得好看呀。”

小李警官一边舔着手指上的薯片渣,一边真诚地解释道。

好像真没有什么不对……吧。

“啊?没干什么?没有在偷吃薯片?!”

小李警官,嘴角还有一点。

 

57

凌远の场合

“李熏然……没偷吃吗?我尝尝……”

呃……凌院长家教还真严。

“满嘴的薯片味,你可别告诉我是苹果和花生米混合出得味道,你这可是黄瓜味的。”

凌院长……

“熏然,哎哎,熏然,我也没说什么呀,不是……”

hello?

“从现在起你可以闭嘴了!”

好的……

“熏然,我们说好的呀,垃圾食品一周只能吃一次,你上回……行行行,我尝错了,你吃的是苹果和花生米没错,那我再尝尝……”

呃……

“啊,对了,你问我师弟跟谭总啊?”

没错!终于回到正题了!

“碧梧栖老凤凰枝。”

能展开说说吗?

“那好,我师弟,赵启平,书香门第,海归博士,第一附院主治医师,不说我师弟卖相佳还有一些别人不太知道的小癖好,就单说他作为主治医师的第一附院,我市排名第一的综合性三甲医院,医疗改革的先锋试点,我们不但体制改革走在前列,技术也是没话说,就拿去年我们战胜了出血热病毒来说……”

别说白大褂,凌院长的小黄鸭围裙都闪烁着嘴炮精英的光芒。

“现在我院在积极开展与晟煊集团的合作,就是谭总的集团,谭总将巨额资金注入第一医院的医疗器械投入中,确实有他投资的考虑,但更多的是作为一个企业家对社会的回报,绝对没有外界传的我师弟裙带关系的因素……啊?熏然你饿了?行嘞我再炒个苦瓜就可以开饭了。”

谢谢小李警官救命之恩。

 

 

58

老严の场合

“我跟赵医生也不熟啊……”老严笑得一脸憨厚。

就是你了。

“大概是有缘吧,我从来没见过老谭对一个……人这么好过……不是不是,跟对安迪那种好法还不一样,老谭对安迪的是可以为她投入一切晟煊可动用的资源,但老谭对赵医生是愿意付出他自己的所有。”

听起来差不多?

“不是,当然有区别了,老谭关心安迪的时候他还是谭宗明,还是晟煊集团的CEO,但是老谭当时追赵医生的时候,他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或者说,他突然知道自己是谁了,穿着老头衫跟赵医生吃路边烧烤,喝扎啤,休假一大早跑到医院去排专家号,黄牛倒号被他碰见他还拍拍人肩膀鼓励人有眼光,有一回正开会,我瞥见他拿着小本儿在底下偷偷给赵医生写情书呢……我怎么不知道啊,下班就是我送的呀,我算半个红娘啊!”

“要么说这种事儿真他妈的邪乎,你说赵医生我也没看出来有什么……不是,我不是说赵医生不好,就是说你没法想象老谭就那么一头栽进去似的,估计这辈子算是交代了。”

“人呐,得信这个邪!”

 

 

59

曲筱绡の场合

“哎呦喂~这不明显吗?!”

又来一个“美颜即正义”的主儿……

“腰好啊!”

噗……这……

“你别不信啊,你去翻翻赵小妖b站的视频,再去他们科室查查他的请假记录,要是对不上我曲筱绡跟你姓!”

不是……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啊?

“你也没看看姑奶奶是干什么的,在他没跟谭宗明之前我肖想他不是一天两天了。”

姑奶奶您小点声,上海经济可经不起您这么折腾。

“赵小妖那一双眼……啧啧啧,别说谭宗明了,就是泰坦尼克都得沉下去。”

是这个理儿。

“更何况谭总看的还是梨花带雨.avi版的。”

……

 

 

60

谭宗明の场合

谭……谭总,我是赵小妖的粉丝代表,那啥,我也是您的粉丝……那啥,我……我……我是想……诶?我是想干啥来着?对了,祝您二位新婚快乐,携手白头!

“啊,我们家启平的粉丝啊?来,坐下说!”

我太他妈机智了。

“嚯嚯嚯嚯,问我家启平啊?他最近附院接了一个小病人,那孩子的病比较麻烦,启平已经守了一个多月了,刚开始手术那一星期家都不回……你别愣着,喝果汁。”

“啊,启平不让老喝咖啡,管的可严了,这不,给我的秘书小姐从周一到周五都列了果汁清单,周末还不给加班儿呢,哎呦……”

不过,您好像被管得一脸舒坦。

“这个话不好讲的,被听到了是要扣零用钱的。”

您一掌管上海经济的大鳄……

“你们说我的眉毛掌管上海经济,可是没办法,我整个人都归人家管了。”

您为什么这么自甘堕落,啊不是,心甘情愿哪?

“我哪知道啊。”谭大鳄看着秘书小姐端来的周三爱心苦瓜汁无可奈何地笑了笑。“我要是知道,我哪还能这么乖呀?是吧~”

那赵小妖对您有什么必杀技吗?就是一遇到您绝对会妥协的大招?

“这还真是有。”

拿出小本摆好记录姿势。

“叫我daddy。”

 咔,铅笔折了。

 

61

终极大BOSS赵小妖の场合

“你是宝贝儿们的代表啊~hello,宝贝们儿,最近三次元实在是太忙了,我下个月一定补上~嘤嘤嘤~”

赵小妖……太!可!爱!了!我还能再爱他一万年!

“盒盒盒盒盒,对,我上周领证了,跟一个发福的中年男人,盒盒盒盒盒,不要告诉他啊。”

发福的中年男人?

“没有没有,我男人还是很帅的,盒盒盒盒盒。啊?有个问题想问我?”

“降谁?老谭吗?”

“不是,为什么要降他呢?”

 

 

62

所以……这他妈的一开始就是一个假命题!

你说心情?

um……大概就相当于是对着英国脱欧公投结果修改自己名为《英镑比欧元稳定并更具有可持续性》的毕业论文吧……

妈的老子不改了!

 

 

63

并不是所有的说书人都一如太史公般可以幸运地拼凑出听墙角式的场景。

但说书人大抵都是孤勇之辈,世间的每一个传说,都夹杂着他们……

吃过的一碗碗狗粮,

闪裂的一副副墨镜,

和爆表无数次的小心脏。

汪。

 

 

 


评论(14)

热度(166)